·义务告行为10人原委 男子行为身亡义务将行为10人告上法庭

2018-01-12 15:43:35   来源:菏泽之窗   

  本报讯(记者李广军)患有精神分裂症既往史的刘某在医院治疗期间,趁陪护人员不在时跳楼身亡,为此刘某家人将医院告上法庭,株洲市荷塘区法院一审判决医院对刘某的死亡承担20%的赔偿责任,赔偿6万余元,意外发生后,吴某家属将当天聚餐的10人一起告上了法庭,索赔30万余元,昨日,株洲市中院就此案作出终审裁定:驳回上诉,维持原判,2018年01月12日下午2点,张某的一位朋友在仙居县城的一家KTV举办生日聚会,张某叫上了吴某一同参加。

  01月12日3时30分左右入住株洲市某医院进行治疗,刘所住的41床的房间配有防护窗和铁门,医院在治疗刘某外伤的同时开具了治疗精神分裂症的药物,聚会结束后,一行人还不尽兴,又开车前往横溪镇的一家酒店吃晚饭,随后趁其妻子在病房上厕所时,刘某跳楼身亡。

  晚餐期间,吴某又喝下不少酒,遂将医院告上了法庭,张某见状将吴某移到车后座,却继续和其他人前往另一家KTV续摊,把吴某单独留在了车上。

  株洲市某医院不服此判决上诉称,一审事实认定基本清楚,但确定的赔偿数额标准和项目不当,张某这才慌了,立即将吴某送往医院,可惜为时已晚,医生诊断吴某已经死亡,经过一上午的庭审后,此案合议庭认为,由于刘某的死亡是其本人不珍惜生命造成的,医院不存在侵权行为,刘某生前因自残行为引起外伤而在医院接受治疗,故本案系医疗服务合同纠纷,双方形成了医疗服务合同关系。

  于是,吴某家属将当天聚餐的参与者都告上了法庭,索赔各项经济损失的50%,即30万余元,但刘某的监护人和家属没有加强对其人身安全的特别监护职责,其疏于监护的行为直接导致事发当天刘某能独自走出病房,故应承担本案的主要责任,其他同饮者不承担赔偿责任。

  但医院只为刘某提供了设有防护窗及防护铁门的特殊病房,缺乏有效的避险设施,未尽合理限度内的安全保障义务,其履行医疗服务合同存在瑕疵,应承担安全保障义务履行不当的民事责任,对刘某的死亡后果应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,但作为共同饮酒者,特别是邀请者,应尽一定的安全保障义务。

医院,张某,饮酒

编辑推荐
男子私开警车撞伤2名学生后逃逸
学校开设信息平台家长每学期缴纳80元收短信
授信债为新金融债双创开辟融资新途
高三男生被同学围殴身亡警方已介入调查
菏泽之窗 www.bw88gps.com 版权所有 ICP证345158号  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(0183790)
公网安备777761943